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小城往事(第3章第4节)

小城往事(第3章第4节)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作者:性情中猫 字数:14914 前文:



第三章第四节团聚

谢丹心里忐忑的跟在刘鹤身后,走进了201包房。只见包房里面空空荡荡 的,只有一个皮肤很好犹如瓷娃娃一样的白净男人,拥着一个比他高一头还多的 女人,在包房里面两人一边随着音乐慢慢摇晃,一边唱着歌。一对素不相识的情 侣,街头相遇,男人注意的一定是对方的异性,而女人第一眼看的一定是对方的 同性。

谢丹很自然的把目光集中在了对面那个女人身上。那个女人身材高挑,比自 己要丰满许多。而气质和长相,更是令一向很自负的谢丹也觉得比自己也差不了 多少,甚至觉得比自己更妖娆,妩媚。

「大哥,这是嫂子?」「嗯!漂亮吧,和弟妹比不差吧。哈哈哈……,不开 玩笑啦!谢丹,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三弟季小枫,这是他女朋友卢海燕。」

谢丹礼貌的点了下头,但除了季小枫热情的叫着嫂子,把她和刘鹤让进去外。 那个叫卢海燕的女人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就自顾自的坐回沙发,喝起了酒。

你二哥呢?我还想见识下他的那个「猪八戒」呐!。嘿嘿,他早来了,带着 新嫂子跑202和兄弟们喝酒去了。刘鹤一皱眉道:「不是又玩那个调调去了吧。

新交的女朋友,怎么就这样。「」大哥咋又在说我不是了。好东西,就要和 兄弟们一起享受嘛。「盛建龙边说,边偷偷瞄了卢海燕一眼,笑嘻嘻的走了进来。 卢海燕一见盛建龙就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转身去摆弄点歌机去了。

二弟过来坐,我给你介绍下。哎呀!大哥不用介绍了。这不是咱市商界第一 美女么,我能不认识嘛。大哥真厉害啊,啥时候从金辉那傻逼手里抢过来的,什 么时候过门?盛建龙一句话说的谢丹面红耳赤,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一时尴 尬的手脚都不知如何放才好。刘鹤笑骂道:「你丫的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别 到处给乱嚷嚷听到没。」「噢!明白了,嘿嘿,大哥尽管放心。」盛建龙笑嘻嘻 的看着一时无措的谢丹答道。

你的「猪八戒」呢,领过来给我看看啊。大哥又取笑咱,咱的妞怎么会是猪 八戒呢。要真是猪八戒,那屋的兄弟会抢着玩她啊?咱的妞虽然比不上大嫂,但 可不比弟妹差哦。不只比弟妹高,还比弟妹丰满,那身段是该翘的翘,该洼的洼, 尤其那两个大扎,肉肉呼呼的。最难得的是虽然人骚的要命,气质上却怎么看怎 么是贤妻良母的样儿……

盛建龙正白虎呢,卢海燕已经点好了歌,坐了回来。冷冷的打断盛建龙道: 「你的臭嘴里别总提我。」刘鹤赶忙打圆场道:「大盛子,瞧你说的这么好,不 是夸口吧,赶紧给叫来啊。」盛建龙自豪的道:「提起这娘们,大哥也认识啊。

就是大杨子身边那个马子赵文霞啊。「刘鹤一楞,忙问道:」怎么回事,他 的马子怎么会跟了你?「盛建龙笑嘻嘻的说道:」咱不是把他那几个矿的开采证 抢先弄来了么。刘杨那傻逼一听就急眼了,要我交出开采证。妈逼的,老子抢先 弄了开采证,就是要他的矿,我给他妈逼啊给。这傻逼一看我不但不给,还要他 把矿山给让出来,就带人想把我给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了,还带着马子打算看热闹。结果刘奎和他 手下一个小子认识,那小子提前把消息告诉了我。这逼没把我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了,到让我给抓 住了。

别看这傻逼平时挺威风的,胆小的狠。看我真要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死他,吓的不但把矿给了 咱,连马子也让我操(淫色淫色4567q.c0M)。我又怎么会和这傻逼客气,当他面就给操(淫色淫色4567q.c0M)了,然后又赏给 了那些出过力的兄弟们……「」在我面前能不提这些么!「一旁的卢海燕怒气冲 冲的吼道。

盛建龙一吐舌头,不再说下去了,转头笑嘻嘻的说道:「对不起啊,弟妹!

我忘了你不爱听这些逼事儿,我大盛子有好东西向来喜欢和兄弟们分享,尤 其是女人……「把嘴闭上好么!卢海燕已经怒不可遏了,狠狠的瞪着盛建龙吼道。 盛建龙哈哈笑着,边往外走,边笑说道:」弟妹就是不实逗啊!等我把你二嫂给 带回来,和弟妹比比看看哈 .「一旁的季小枫劝卢海燕道:」姐,你别生气,二 哥就是这样爱开玩笑。「一旁的刘鹤也不停的劝着卢海燕。

201隔壁的包房里,乱哄哄的,吵杂不堪。周围沙发上坐着十几个男人, 有的互相在划拳行酒,有的在喷云吐雾,有的喝着酒欣赏面前的脱衣舞表演。包 房中间几个女人一丝不挂,赤裸着疯狂的扭动着身体。这些都是盛建龙找来陪这 些人的小姐。几个男人正看的出神时,一个长相端庄,气质文雅,身材高挑,体 态丰盈的女人被推到这些小姐中间。推他上来的是一个年轻的黑矮小胖子,一上 来就拿起麦克吼道:「兄弟们,这是盛老大赏给我的女人。怎么样,够味不。」 下面呜嗷的叫唤起来,伴随着阵阵口哨声,还有笑骂声。小胖子对着麦克接着吼 道:「盛老大说今天这女人归我,随便玩。我让她给大家跳个脱衣舞怎么样。」 在一阵乱哄哄的喊叫与口哨声中,女人很不情愿的脱下白色T恤,随着音乐节拍 和那些脱衣舞女一起扭动起来。小龙!这他妈的叫脱衣舞啊……就是!还他妈穿 着奶罩……让她把「宝」亮出来啊!下面的男人七嘴八舌的起着哄。

小龙笑嘻嘻的走到女人身边,猛的一把扯下了女人的文胸,失去束缚的乳房 犹如瀑布一般倾泻开来。女人惊慌中,本能的双手护胸,托起乳房的同时,挡住 了乳峰。小龙抡起巴掌,罩着女人的头,噼啪就是两下,吼道:「妈了个逼,把 手拿开,给老子好好跳。」女人无奈的松开双手扭动起来。下面又响起阵阵乱遭 遭的起哄声。小龙看了看那个女人,拿着麦克吼道:「给老子扭的快点,把你那 耷拉到肚脐的大扎甩起来。操(淫色淫色4567q.c0M)你妈的,不甩起来,看着有鸡巴意思。来换个hi 点的曲儿,老子教她怎么跳。」小龙走到女人前面,一边像抽了疯一样乱蹦,一 边督促女人命令其快速、剧烈的扭动身子。随着女人的剧烈扭动,硕大的乳房果 然犹如风筝在风中挣扎一般晃动起来。

小龙扔下麦克,凑到女人身边,在其对面乱蹦着,有时故意贴近,让女人甩 动的乳房扫到自己。因为身高的差距,再加上女人又穿着高跟凉鞋,乳峰几乎每 次都扫在小龙的下巴上,在每次被扫中以后,小龙都故意做出夸张的动作,仿佛 被甩的极重一般。下面的起哄、笑骂声更加大了起来。

小龙乱蹦了一会,直接贴到了女人身上,抬起头想亲嘴,结果没有够到嘴, 只亲到了下巴上,其他男人纷纷哄笑起来。气急败坏的小龙拉住女人的胳膊,挺 起身一翘脚,又亲了过去。有了准备的女人,本能将头仰起,这一下别说亲嘴, 连下巴都没亲到。下面的哄笑声更大了。感觉受了侮辱的小龙,气的直蹦,一口 咬住了近在咫尺的乳头。女人立即停止了舞蹈,疼的叫了起来,一边哀求,一边 用手推着小龙。小龙不但没有松嘴,反而背过手去,翘起屁股,学起了二人转里 面猪八戒背媳妇的动作,摇头晃脑的叼着女人的乳头倒退着走了起来。女人没有 办法只得忍着剧痛,被小龙就那样叼住乳头牵引着,在一片嘈杂的起哄声中,在 包房里面走了一圈。最后小龙一屁股倒坐在了沙发上,女人也随着倒在了他的身 上。小龙一翻身,把女人压在了身下,解开裤子,露出青筋暴凸,黑呼呼的大鸡 巴。女人任命一般扭过头去等待着。小龙强横的扒下女人粉色的休闲长裤和白色 蕾丝内裤,扔在了地上,扛起修长浑圆的双腿,一挺屁股直接将阳具插进了女人 的阴道。女人双手用力的扶着沙发扶手,啊!的一声,扬起头大叫起来。小龙也 爽的嗯哼一声。

我操(淫色淫色4567q.c0M),这就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了啊!……小子真猛啊!……直捣黄龙啊!我靠………其他男 人更加起哄起来。有的直接过来站到了两人身边,笑嘻嘻的看热闹,起哄;小龙 一边和这些那人说笑着,一边坐着活塞运动。女人的叫声慢慢被起哄声与说笑声 淹没。

小龙正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的过瘾,突然屁股上被人用鞋重重的抽了三下。小龙气急败坏的回 头就骂,骂了一半就停了下来。盛建龙手里拿着方才女人掉落的高跟凉鞋,一甩 手扔在了小龙同女人的结合部,笑骂道:「小崽子,挺会玩啊。可惜老大要见见 这个新弟媳妇,我先带她过去。一会再给你送过来,保证让你今晚爽个够,咋样?」

小龙赶紧站起身,一边胡乱的穿着裤子,一边道:「盛老大你这说哪里话, 小弟我啥不是你给的,要我命都行……」行了行了,是兄弟,就别扯那些没用的, 盛建龙打断了小龙的话,走过去,踢了踢女人的小腿,骂道:「看把你爽的。操(淫色淫色4567q.c0M)!

还不赶紧起来,收拾立整儿点,跟我去见大哥。老子可把你吹的跟天仙一样, 别鸡巴到时候给我丢人。「女人挣扎着站起来,从地上捡起裤子和凉鞋,又四处 寻找刚才甩丢的T恤和文胸,最后拿起包,走进了包房里面的卫生间。

赵文霞被盛建龙带进201包房将近一个小时了。刘鹤、盛建龙、季小枫各 自搂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吼着歌,喝着酒,谈着天。季小枫还是第一次遇到与 卢海燕不相伯仲的女人,而且一遇就是两位,不住的夸奖大哥二哥有眼光,不住 的赞美着谢丹与赵文霞。大嫂、二嫂的叫的异常亲热。一旁的卢海燕却当这两个 女人透明一样,除了季小枫也就偶尔会搭理下刘鹤,对盛建龙除了喝斥以外,几 乎是不理不睬。但这丝毫没有影响盛建龙的心情,他一如既往的吐沫横飞,有说 有笑,活跃着气氛。这时包房外面突然传来很多人吵闹声,异常嘈杂混乱。刘鹤 一皱眉,看了盛建龙一眼。盛建龙脸一沉,方才还笑逐颜开的面容变的异常冷酷, 抓起麦克大声吼道:「操(淫色淫色4567q.c0M)你妈的刘奎!给我进来!」包房门开了一个小缝,挤进 来一个四十五六岁,170公分左右的黑廋男人。一进包房,就赶紧关好门,一 溜小跑的来到三兄弟面前,一张驴脸上因为笑的太过夸张,堆满了皱纹,这人正 是刘奎。刘奎哈着腰,呲着大黄板牙,眯着小三角眼,问道:「大盛哥你喊我?」

盛建龙骂道:「不喊你王八犊子,还能喊谁。外面咋回事,都吵吵个鸡巴。」 刘奎笑呵呵的道:「大盛哥,别生气。新来的几个兄弟们不懂规矩。说还没见过 大哥,想进来敬酒。过来的时候,经过我和钢子的包房时,被拦了下来。这些个 小子年轻,又多喝了几杯,就和我们这些守201包房的人吵起来了。」盛建龙 看了一眼刘奎道:「一定又是李井龙那小子起的头是吧。这小子哪都好,是块料, 就是野了点。」转头对刘鹤道:「这个李井龙就是那个出卖刘杨,透消息给我的 那小子。最近矿上那事儿,也是他带着那些新来的人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的。手挺利索的,还不错。

那个事儿,没法用老人,所以用了他们。时间短,事儿急,一直没腾出工夫 教他们规矩。我这就让他们滚蛋。「刘鹤一摆手,道:」他们来都来了,这样赶 走会冷了人心。就让他们进来吧,不过要规矩些,别乱哄哄的。事后记得告诉他 们规矩。「盛建龙笑道:」还是大哥厉害,事后这些小子知道了大哥的脾气,还 不受宠若惊,死心塌地跟着大哥了。「刘鹤笑骂道:」你小子就别拽文了。听着 真他妈别扭。「盛建龙嘿嘿一笑,转头冲刘奎点头示意,刘奎哈了一下腰,转身 走了出去。

这时卢海燕突然站起身,转头往包房最里面的洗手间走去。刘鹤拍了拍谢丹 的肩膀,轻声道:「你去陪陪弟妹吧。」谢丹一愣,望着刘鹤,心道:「她根本 就当我是透明的一样,况且又没有喊我去陪她,我去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嘛。」随即聪明的谢丹立 即明白了过来,刘鹤这是怕那些人看到自己出去乱说,好心让自己躲起来。谢丹 感激的冲刘鹤一点头,赶忙站起身奔洗手间走去。刘鹤见谢丹这么精明,满意的 微笑起来。一旁的赵文霞也站起来道:「大嫂喝了不少,我去扶扶。」盛建龙一 把将赵文霞扯到怀里,骂道:「你装个鸡巴淑女。外面那些人,哪个没操(淫色淫色4567q.c0M)过你?

那些新来的兄弟还没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过你呢。等李井龙玩够了以后,你就去陪他们去。 「谢丹不敢再听下去,加快脚步,走进了洗手间。只见卢海燕正对着洗手间的镜 子在补妆,见谢丹进来,只冷冷的看了一眼,仍旧对着镜子补妆,对谢丹不理不 睬。谢丹感觉很尴尬,不知如何是好。想学卢海燕那样补补妆,但刚才进来的时 候又忘了带包,一时有些手足无措,只好呆呆的站在那里。谢丹看着卢海燕,心 里还是头一次这么认同一个女人。卢海燕的美貌与气质一点也不逊于自己,身材 高挑,体态丰满又不失匀称,远远看去冷艳、高贵中透着性感、妩媚,这是一种 说不出的,别具一格的冷艳;内中更是隐隐透着一种清华高贵的威仪,使人对她 望而生敬,自惭形秽,不敢逼视。这和谢丹那种玲珑剔透,娇小可人,宛如画中 仙子一般的美貌完全不同,仿佛天生就和自己互补或者说是对立面才对。谢丹就 像清澈的明湖,沁人心脾触手可及的清泉;而卢海燕就仿佛一团冷酷的咄咄逼人 的烈火,令人充满遐想,让人欲罢不能,又望而生畏。谢丹正胡思乱想,卫生间 门突然轻轻一开,赵文霞闪了进来。冲谢丹轻轻喊了一声:」大嫂。「谢丹回过 神来,一时慌乱,不知说什么好,轻轻点了点头。赵文霞还想和卢海燕打声招呼, 见卢海燕看都没看她一眼,只得作罢,照了照镜子,然后转身进了如厕隔断。谢 丹又看了看赵文霞,这个女人虽然穿了高跟凉鞋,但是看样子,脱了鞋也要比1 72公分的卢海燕高上不少,最少也得有176公分,身高162的谢丹同她们 在一起,显得格外娇小可人。

谢丹望着赵文霞走近了如厕隔断,觉得赵文霞虽然比卢海燕高了不少,身材 也性感丰盈许多,但是五官不如卢海燕那般漂亮。但给人的感觉却很特别。贤惠、 大方的气质中透着成熟少妇那种特有的诱人气息。性感、妖艳与大方、得体配合 的刚刚好,仿佛顶级调酒师精心调制出的鸡尾酒。

谢丹思绪被轻轻的啜泣声打断,啜泣声是从如厕隔断里传来的。赵文霞在哭?

谢丹疑惑的望着。

躲在如厕隔断里的赵文霞确实是在小声哭泣。赵文霞觉得自己要崩溃了,不 想在活下去了。她想不到自己的生活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作为国企厂长的女儿, 赵文霞可以说很小就知道自己未来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她的父母早就规划好了 她的人生,因此上了高中的赵文霞根本不把学业放在心上。努力上了大学又能怎 样?多少大本毕业的,亦或是研究生毕业的,还不是挖空心思走路子想进她父亲 所在的国企去当工人。父母早就给自己在机关里安排了位置,等年龄够了,就去 上班。既然这样,何必去做那费尽心力,却没什么好结果的事儿。

这个年龄的女孩子,既然不想好好学习,那就自然会向往社会,整天把自己 打扮的花姿招展,结交学校里那些所谓的「有名的男孩子」。很快卢海燕就结识 了学校里混的最出名的一个叫隋邵瑞的男同学。而这个叫隋邵瑞的高三学长,对 她这个刚上高一的学妹更是照顾有加,很快两个人就交往了。从那以后,她经常 逃学,跟着隋邵瑞在外面鬼混,结识了不少社会上的小混混。几个月后的一天晚 上,隋邵瑞在学校小树林教她抽烟,结果她抽了不到半支,就神志不清,迷迷糊 糊的就被隋邵瑞脱光了衣服,夺走了她的初夜。

从那以后,隋邵瑞就经常带她出去开房,几乎每次都让她抽那种烟,每次抽 完那种烟以后,赵文霞都会神志不清,迷迷糊糊的,只知道自己整晚都在和隋邵 瑞做爱,早上起来,都会疲惫不堪,身上到处都是伤痕。

赵文霞并不是白痴,她知道那种烟一定有问题,她发现自己已经对那种烟慢 慢的上瘾了,总是企盼夜晚早些来临,然后去隋邵瑞那抽烟。但是家教良好的赵 文霞还是决心忍耐,并且戒掉。后来的日(淫色淫色4567Q.COM)子,虽然赵文霞不想再抽,但是隋邵瑞 都会逼迫赵文霞必须抽几支,甚至动粗来逼迫。后来有一次,赵文霞趁隋邵瑞喝 多了,只抽了一支烟,虽然依然迷迷糊糊,但她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只抽一支就会 神志不清,现在至少她神志是清醒的。随后,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和她做爱的根 本不是隋邵瑞,而是一个个素不相识的男人。赵文霞也清楚,一个男人怎么可能 整晚都那么勇猛,而且日(淫色淫色4567Q.COM)复一日(淫色淫色4567Q.COM)呢。只是自己一直不敢承认罢了。

事后赵文霞痛哭流涕的质问隋邵瑞。隋邵瑞也撕开了往日(淫色淫色4567Q.COM)和蔼善良的面纱, 面目狰狞的警告赵文霞:「他一直打针,欠了外面不少钱,只好让赵文霞出来卖, 为他还钱了。现在你既然知道了,正好省事了,以后你清醒的时候出去卖,还能 收更多钱。如果敢不听话,我就把你的丑事宣扬出去。看你怎么做人,看你老爸 还能抬起头不。」软弱的赵文霞就这样受了胁迫,浑浑噩噩的过了人不人鬼不鬼 的三年高中生涯。好在老天有眼,在她毕业一年以后,隋邵瑞因为吸毒藏毒,被 判了刑。从那以后,赵文霞的生活又回到了正常的轨道,由他父亲安排,十九岁 的她顺利的进入了国有大型钢铁企业,坐起了办公室。两年后又和厂里一个叫董 小勇的科员结了婚,并有了一个儿子。董小勇虽然发现自己的老婆不是处女,但 是为了自己的将来,只能忍气吞声的和赵文霞过了下去。赵文霞也觉得自己对不 起老公,所以对董小勇和这个家格外用心,渐渐的两个人都忘记了那些不愉快, 小日(淫色淫色4567Q.COM)子也越过越好。

但是,幸福平静的生活总是短暂的。隋邵瑞因为表现良好减了刑,很快就被 释放了。正如她一直担心的那样,隋邵瑞一出来,就跑来找赵文霞。以前都不敢 有丝毫反抗的赵文霞,现在有了孩子和幸福的家庭当然更是不敢有丝毫违逆。她 恳求着隋邵瑞,求他放过自己,求他不要破坏自己的家庭,隋邵瑞欣然同意。被 隋邵瑞玩弄了一个月后,隋邵瑞居然又开始逼迫赵文霞去做鸡,赵文霞哭着恳求 着隋邵瑞,表示愿意给隋邵瑞钱。可是赵文霞那点钱,哪够隋邵瑞挥霍的。一天 在酒吧里隋邵瑞嫌赵文霞给的钱太少,对赵文霞拳打脚踢,逼她出去卖的时候, 一个男人走了过来,帮赵文霞解了围。在了解了一切以后,更是帮赵文霞摆脱了 隋邵瑞。赵文霞作为回报,跟这个男人上了床,当然这也是她唯一能做的回报, 也是那个男人唯一想要的回报。这个男人就是刘杨,从这以后赵文霞就成了刘杨 的女人。刘杨对赵文霞也很迁就,有空就出来陪,没空就拉倒,所以并没有影响 赵文霞的家庭。所以赵文霞对刘杨还是非常感激的。因此,当刘杨觉得赵文霞的 胸如果能更大些,才玩的过瘾,并要求赵文霞去隆胸的时候。赵文霞毅然不顾家 人和老公的反对,去按刘杨要求的尺码隆了胸。从那以后,刘杨对赵文霞更是喜 欢的不得了,对赵文霞就像亲媳妇一样疼着。赵文霞也觉得自己总算是熬出了头, 可是万万没想到,刘杨会出卖自己,自己会有今天这样的下场。盛建龙虽然对外 都说赵文霞是他的女人,让他那些小弟叫她二嫂,可是赵文霞知道,自己就是盛 建龙的一个用具。只要盛建龙喜欢,谁都可以用。可以说盛建龙比隋邵瑞更变态, 更可怕。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赵文霞赶紧擦了擦眼泪,开门走了出 去。只见卢海燕已经拉开卫生间的门往外走去,大嫂谢丹茫然的跟在卢海燕身后。

敲门的正是刘奎,见卢海燕走了出来,赶忙哈着腰笑呵呵的道:「三嫂慢点。」

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扶卢海燕的胳膊。卢海燕一抬胳膊,躲了过去,随手狠 狠扇了刘奎一耳光,喝斥道:「把脏爪子拿开!给我滚出去。」刘奎也不生气, 捂着脸点头哈腰的笑道:「三嫂别生气啊,我这就滚。大嫂、二嫂我不能扶你们 了,你们慢点啊。」说完,一转身,捂着脸看了看笑做一团的刘鹤三兄弟,见盛 建龙扬手示意,这才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盛建龙看着刘奎笑骂道:「刘奎这老小子,真他妈没记性。每次都被弟妹抽, 这是第几次了来着,咋就不长记性呢。」刘鹤只是摇头苦笑,也不做声。季小枫 无奈的道:「这老小子哪是没记性,就是成心想占我姐的便宜。」刘鹤笑道: 「算啦,算啦,不提这个了。刚才看那些小子初生牛犊的嚣张劲,让我想起了以 前跟乔四爷的时候。这让我更觉得三弟说的对,我们应该洗白了。」大哥你当年 是乔四爷的高参,如果他听你的也不会出事了。我大盛子是个粗人,只会拼命, 我都听你的,你说咋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就咋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盛建龙举着酒杯嚷嚷着。

刘鹤扫了一眼坐回来的三个女人,目光在赵文霞身上略停了一停。想了想道: 「大盛子,你跟乔四爷的时候,虽然我俩关系最好。但你却是李正光带出来的。

你身上有着李正光的优点,为人仗义,对兄弟真诚相待,是个有血性的汉子; 但你也有着他同样的缺点,做事太过冲动、张扬,不计后果,更不给人留一点余 地,这样早晚会出事的。你知道么,李正光在北京出事了。还好当年我力主和他 不来往、不通信儿,没让他知道我们在这的事儿。不然多多少少也会跟着吃锅捞。 「

盛建龙放下酒杯道:「大哥,你说的我不是不懂。这些年我跟你也学了不少, 但是有时候就是控制不住。简直就是狗改不了吃屎。」刘鹤会心的一笑道:「江 山易改本性难移,我就是喜欢你这个直性子才和你做兄弟。你也不是笨人,以后 做事只要别冲动,遇事多想想。事要么做绝,不留后患;不然就给对方一个回旋 的余地。乔四爷和李正光如果不是太过张扬,做事太狠,逼人太甚也不会出事儿。

咱兄弟不外道,多了大哥就不说了。方才我一直在想三弟说的搞房地产的事 儿。

这行是最容易洗钱的地方,虽然咱B市小,房地产这块都是市长老婆把着。 但是只要我们肯给他们出钱,宁赔不赚,怎么也会让我们插一点手的,这点钱咱 赔的起,总比去外省市搞,弄的太过招摇的好。等我们弄出了点名头,然后「说 到这里,刘鹤偷偷看了一眼卢海燕又继续道:」等我们弄出了点名头,然后通过 省里的关系在往外市发展,慢慢的再通过上面的关系逐渐扩展到全国。至于煤矿 和铁矿,我们再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几年,连同开采证都赶紧出手吧。我们现在的钱,够我们像现 在这样活几辈子了,没必要和他们玩了,重要的是怎么把这些钱理直气壮的告诉 别人是我们自己的合法收入。我想过两天去趟省城……「卢海燕突然站起来,打 断了刘鹤,冷冷道:」小枫我有点醉了,我走了。说完拿起包,就要走。「盛建 龙赶忙拦道:」弟妹,我都把房间定好了,三弟好久没和你了,今晚就在这休息 吧。

跟往常一样,在地下室的三号房,我和大哥在一号二号………「没等盛建龙 说完,卢海燕一把推开拦在身前的盛建龙,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季小枫赶忙起 身对刘鹤和盛建龙说了声对不起,转身追了出去。刘鹤看了一眼盛建龙道:」三 弟和弟妹都喝了不少,你去叫个可靠点的司机去送他们。「卢海燕刚刚下到一楼, 季小枫就追了上来,求卢海燕留下。卢海燕摸着季小枫的头,温柔的道:」我今 天心情不好,不想留在这。要不你去我那吧。姐姐也确实想你了。「卢海燕说的 是她自己的房子,就是当初她和晓枫第一次发生关系,后来同居的那间房子。结 婚以后,卢海燕虽然搬到了迟斌那里,但是一直没有卖掉那间房子。那间房子除 了作为她和晓枫的约会场所外,更成了卢海燕情绪低落时的避风港湾。

季晓峰听卢海燕这么说,想了一想,点头道:「好的,你在外面等我。我去 跟大哥二哥打个招呼。」喝了不少酒的卢海燕走出了ktv,被晚风一吹,感觉 有点恶心头晕,赶忙扶着大门前的楼梯把手站稳。这时忽听后面有个人说道: 「小娘们,可让我遇到你了。这么多年,你跑哪去了。今晚跟我走吧。要多少钱?」

卢海燕回头一看是个长的肥头大耳的黑胖子,个头不高,头刚刚高过自己肩 膀,正伸胳膊打算搂自己的腰。卢海燕怒不可遏,啪!啪!就给对方几个耳光。 对方被打的一愣,随即发起火来,骂道:「操(淫色淫色4567q.c0M)你妈的,小骚逼,敢打老子。」抬 脚就要踢卢海燕。却被后面的一个人照屁股踢了一脚,载下楼梯,摔了个结结实 实。

这小子还没爬起来,就听踢他人骂道:「你妈的。让你去喊老陈,你他妈的 跑这来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鸡巴。这是你三嫂,我弟妹,你他妈敢碰一个指头,老子弄死你。」来 的人正是盛建龙。转头关切的问卢海燕道:「弟妹,没事吧。这小子新来的有点 野,不懂事儿。大哥看你和三弟喝多了,怕开车出事儿,叫我找人送你们。三弟 呢?」

卢海燕依然不低头,只是眼光向下,用蔑视的眼神瞧着盛建龙道:「管好你 的狗,别让他出来乱咬人。」盛建龙无奈的挠挠头,嘿嘿傻笑了一声,转头吼道: 「李井龙!不是让你下一楼喊老陈嘛,人那!」那个小黑胖子,一脸茫然的看着 卢海燕和盛建龙,被这一吼才回过神来,答道:「司机房里面没找着,那些司机 说他出来打电话了。」二哥不必了,我们自己开车就行。晓枫走了出来,拍了拍 盛建龙的肩膀说道。

那咋行,哥哥我可不放心。这时,一辆丰田sienna停在门口。李井龙 气急败坏的喊道:「老陈你鸡巴哪去了,大盛哥找你呢。」一个40多岁的司机 赶忙下车跑了过来,对盛建龙道:「大哥刚才给我打电话说让我开车送三哥,三 嫂回家,我刚才挪车去了。大盛哥找我啥事儿。」没啥,就是找你送三弟。你送 完他们以后,回来再找两个人把三弟和弟妹的车分别开过去停好,然后打车回来。 嗯!嗯!

老陈答应着,过去拉开了车门。卢海燕也不客气,转身上了车。季晓峰又和 盛建龙说了几句,也上了车,扬长而去。

李井龙看着远去的丰田sienna,对盛建龙道:「二哥,那车能坐8个 人呢,叫人开他们的车跟着一起去,在坐那车回来得了呗。费那么多事儿呢。」 盛建龙笑骂道:「你懂个鸡巴,大半夜的哪有让奔驰AMG、道奇跟在mpv后 面组队进小区的。怕人不知道你是谁,想让人查你的底啊。大哥说多少遍了,以 后做事要低调点,别他妈的太嚣张了。」李井龙听罢,疑惑的道:「奔驰AMG ?」 啊!奔驰SLK55AMG,牛逼吧,就是小了点,不像个爷们车。小李又问道: 「道奇是三哥的,那奔驰呢?难不成三哥又换车了,那道奇怎么还带着。」盛建 龙笑骂道:「你三哥人家大学毕业,是有文化的人,你当人家是我这种土鳖财主 啊。那奔驰是那个小娘们的。」李井龙惊讶道:「真的假的。她买得起啊。」你 个笨逼,当然是你三哥送的了。对了!你小子真是越来越嚣张了,你二嫂不够你 玩的,居然还想泡你三嫂,活腻歪了是不。要不是我出来,你真打了那小娘们, 你三哥不弄死你我跟你姓。盛建龙笑骂着,过去搂着李井龙的肩膀道:「走回去 喝酒去。以后跟着大盛哥我混,不出两年,你也能送得起小娘们那种车。」李井 龙摸摸屁股,看了看身上跌破的伤问道:「不是吧,大盛哥,刚才那个小娘们就 是那些老人儿们嘴里常提的那个贼漂亮的三嫂?我还以为三哥泡妞下了血本,送 人家奔驰呢。

那真是三嫂,你没骗我?我的意思是说,不像二嫂那样的三嫂。「搂着小李 肩膀的盛建龙停下了脚步,看了看李井龙骂道:」你小子唧唧歪歪的说什么鬼话 呢。「

夜已经很深了,坐在丰田sienna的卢海燕躺在季小枫的怀里,看着车 窗外一闪而过的路灯,努力回忆着刚才遇到的那个小黑胖子,怎么也想不起来在 哪见过。季小枫的双手早已伸进了连衣裙的领口里,轻轻的抚摸着。慢慢的季小 枫再也等不急了,撩起卢海燕的长裙一翻身趴在了她的身上。卢海燕象征性的推 搡了几下,就顺从的一抬屁股,让小枫轻松的拉下自己的内裤,同时抬起双腿盘 在了小枫的腰上。驾驶座位上的老陈,识趣的掰过后视镜,放大了音乐的音量。 卢海燕温柔的在季小枫耳边轻轻呢喃道:「轻一点,就这样吧。别露出我的身体。」 季小枫小心翼翼的吻着卢海燕的双唇,轻轻的趴在了她的身上……

清晨总是让人觉得到来的太早。季小枫还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卢海燕早已起 床洗完澡,坐在梳妆台前打扮起来。化完妆的卢海燕,换好了衣服,又对着镜子 照了照,轻轻的走进了卧室。卢海燕望着熟睡的季小枫,眼神中充满了柔情与爱 意,俯下身,轻轻的在季小枫脸颊上吻了一下。然后轻手轻脚的转身往外走去。

姐!你要走么?季小枫已经醒了,只是还有些睡眼朦胧,充满不舍的望着卢 海燕。

卢海燕回身,脸上挂着俏皮的无可奈何的笑容,走到床边,摸摸了季小枫的 头,温柔的道:「乖!再睡一会。然后把床单送洗衣店洗洗。你也知道,姐姐还 有事儿。乖啦!」季小枫很不情愿的拉着卢海燕的手,郁闷的道:「又不是你的 亲儿子,你去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嘛啊。他昨天晚上才打电话告诉你,你当时就说有事不能去多好, 再陪陪我吧。」卢海燕娇笑道:「好啦,好啦,是当姐姐的不对。忙过这阵子, 我保证天天陪着你,缠着你哈。」说罢,卢海燕又吻了季小枫脸颊一下,使劲摸 摸季小枫的头,转身走了出去。走到大门口,又转身对卧室里的季小枫调皮的道: 「你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的好事儿,你得承担责任。别忘了洗床单噢!」季小枫一脸无奈的,张开 手臂瘫倒在床上,表示抗议。卢海燕笑着,关上了大门。

卢海燕其实也不舍得离开季小枫。但是昨天晚上迟斌打电话说:「他儿子迟 重石小学毕业,要升初中了,这孩子一直在寄宿学校,难得回家一次,想接回来 一家人聚聚。」婚后一直没有孩子的卢海燕,也非常喜欢这个孩子,虽然这个孩 子从不肯喊自己一声妈,但她依然把小石当成是自己亲生的一般。对于一直不怀 孕这件事儿,卢海燕在季小枫的时候就已经去检查过,医生说她子宫因为流产或 者意外创伤造成异位,所以受孕几率低。后来同迟斌结婚以后,在迟斌坚持下, 又去检查了一次,结果还是一样。大夫的建议是,让二人房事频率多一些,增加 受孕机会;或者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脆做试管婴儿。卢海燕没有同意做试管婴儿,觉得这些都是自 己的报应,一切顺其自然就好。迟斌对自己漂亮老婆的这个决定,即使不愿意, 也只能接受……一辆老捷达停在小区大门外,里面坐着一脸烦躁的迟斌。卢海燕 和他结婚时,做了财产公证,可以说迟斌除了得到了美人以外,什么也没得到。

迟斌到不在乎这些,他又不缺那点财产,他本来要的就是人。他生气的是, 卢海燕有时候就根本没有当他是老公。就比如卢海燕在这个小区的房子,迟斌就 从来没进去过一步。最可气的是,卢海燕还特意嘱咐了小区的保安,弄的迟斌连 进小区大门都是痴心妄想。

迟斌望着小区里面,看到了她老婆的奔驰SLK55AMG停在一个不起眼 的位置。

每次看到这辆车,迟斌都会异常愤怒,感觉自尊受到了伤害。虽然他老婆只 说是朋友送的,但是迟斌心里很明白是谁送的。但是他除了忍耐,甘心做王八, 又能怎么样呢,谁让自己娶了一个这么漂亮的老婆。呆望着小区停车位的迟斌, 又发现了一辆道奇挑战者,再一看车牌号,恨的迟斌想立即跳下车,冲进去砸了 那辆逼车。

这时迟斌看到从小区大门口缓缓地出现一个曼妙的身姿,正是他的老婆卢海 燕。很多早起锻炼和遛弯的人,目光顿时都锁定在那徐徐而来的身影上。穿着白 纱连衣裙的卢海燕走在晨光初现的小区甬道上,姣好的身段宛若披上了一层簿纱, 若隐若现的白玉肌肤令人无法凝视,那冰雪般纯洁清新的瓜子脸上,镶嵌着水灿 的漂亮眸瞳,小巧玲珑的鼻子,略弯而饱满的樱色唇瓣,五官之精致无法言喻;

修长的娇躯同样是那么完美,性感丰盈的纤腰细肢,令人惊叹的美腿,玲珑 的曲线散发着诱人的气息。一头黑色的长发,如同黑色的绸缎飘散在背后,嘴角 微微上翘,犹如含笑更是迷人。

看到这样漂亮的老婆,迟斌所有的怨气都一扫而去,不管怎么说都是我老婆, 迟斌心里安慰着自己。

将近中午了,车流拥堵不堪,卢海燕坐在捷达的后面疲惫不已,抱怨道: 「老迟,咱家也不差那点钱。你就不能换个好车。坐在这车里面,时间一长,简 直是受罪。」迟斌无奈的道:「当初,自动挡,德系也就只有它了。没办法啊。

再说,这车现在车况也还可以,过日(淫色淫色4567Q.COM)子嘛,能省就省。「卢海燕近乎崩溃的 往后一靠,又埋怨道:」该省的你不省,就说儿子这次进市少队的事儿。你给那 教练点钱不就完了。「迟斌无奈的道:」我以为咱儿子足球踢的那么好,这个年 龄段,这个位置没人赶得上咱儿子。不选咱儿子,还能选谁。哪想到这个王八蛋, 还他妈的从省里特聘的专业教练呢。真他妈的,居然选了董小豪做主力,不但让 咱儿子做替补,还他妈的说咱儿子不适合踢足球,要咱儿子回家好好读书。操(淫色淫色4567q.c0M)! 谁稀罕踢足球啊,踢球能有鸡巴能耐。儿子,咱不踢球了,累的要死,赚不了几 个钱。

将来你要进国企当个小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部,还是想做生意当个大老板,随你选,你爹我这 点能耐还是有的。「可是我就喜欢踢足球,迟重石委屈的答道。卢海燕埋怨迟斌 道:」孩子喜欢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嘛,你当爹的得支持啊。你从来也不关心孩子,明儿赶紧拿五 万块,去给那个教练送去。「迟斌叹了口气道:」我可没时间去。「卢海燕无耐 的嗔怪道:」你就是舍不得钱吧,一会把钱给我,我去。「迟斌无奈的道:」哎! 又他妈的没了五万。这次给了,就得有下次,以后就没了头了。「卢海燕也不搭 理迟斌,转头对迟重石道:」明儿你和教练定一下时间,然后告诉我。我去和你 们教练说说。「真的么,小姨你愿意帮我和教练求情么?迟重石充满感激的看着 卢海燕。啊!咱家就你这么一个宝贝儿,你的理想,就是小姨的理想,小姨支持 你。

迟重瑞高兴的道:「谢谢小姨!本来教练都选我了,就是因为董小豪的娘去 找了教练,才不要我的。」「真的么,你怎么知道的?」卢海燕疑惑的问道。

「张兴浩告诉我的,他看到董小豪他妈请教练吃饭了。」迟重石委屈的答道。

卢海燕笑道:「那就更好办了。我还担心这钱不好直接送呢。你放心,你的 事儿包在小姨身上。」迟重石一听卢海燕这么说,高兴的笑了起来。

三天后的中午,市体校的大门外,卢海燕走下了奔驰SLK55AMG。迟 重石已经等了好久了,见到卢海燕,立即飞跑过去,拉住卢海燕的手道:「小姨, 你怎么才来?」卢海燕看了看手表,确实晚了几分钟,抱歉的道:「对不起啊, 路上堵车了。带小姨去见你们教练吧。」迟重石愤愤的道:「董小豪他妈又来找 教练了。还在教练办公室里面没出来呢。张总教练跟我说,你如果来了,就在操(淫色淫色4567q.c0M) 场上等着。等董小豪他妈走了,他再来见你。」卢海燕摸了摸迟重石的头,笑道: 「没事儿,那就多等一会呗。小姨今天下午可是请了一天的假噢。」迟重石一偏 头躲开了卢海燕的手,指着操(淫色淫色4567q.c0M)场一侧的秋千道:「我们去那边等吧。」午后的阳 光格外的足,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卢海燕坐在秋千上,微微的摇晃着,宛如青青荷 塘之上随风摇曳的白荷花,引的在操(淫色淫色4567q.c0M)场上训练的老老少少众爷们儿,时不时偷看 几眼。

等了有半个多小时了,卢海燕觉得晒的难受,对迟重石说道:「小石,要不 你去看看,如果他们还要谈一会,小姨就去把车停到一边,咱娘俩在车里等。」

迟重石点了点头,跑开了。

很快迟重石就回来了,一脸委屈的道:「张教练让我带你去他办公室。」细 心的卢海燕见孩子有点不对劲,忙问道:「怎么了,一脸委屈的样子。」迟重石 委屈的道:「刚才我找教练,敲了几下门,没人答应,又敲了几声,教练才没好 气的问是谁。一听是我,就把我给骂了。门都没开,就要我滚。后来听我说是你 让我去找他的,才骂骂咧咧的,让我带你去。教练本来就不喜欢我,这次骂的又 这么凶,我看教练够呛能要我了。」卢海燕微微摇头,心道:「也难为这孩子了, 搞体育的果然都是粗人,对孩子都这么凶。」「没事,不是说了。包在小姨身上 么。」卢海燕轻轻的安慰道。

迟重石拉着卢海燕的手,就快走到办公大楼门外了,只见一个体态丰满,头 发有些蓬乱,脸颊潮红,五官还算标致的女人,急匆匆的出了楼门,往大门口走 去。

迟重石愤愤的道:「哼!小姨,那就是董小豪他妈。」卢海燕看了看那个女 人,那个女人也正好回头看着他们母子,和卢海燕眼光一对之间,狠狠瞪了卢海 燕一眼。卢海燕转过头不再看她,也没有说话,跟着迟重石往里面走去。

我不进去了,张总教练让我在楼外等你。他的办公室在三楼左面,最里面的 那间。卢海燕微笑的点了点头。

三楼的办公室里面,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正骂骂咧咧的收拾着凌乱的办公 桌。这个人就是迟重石的教练张革。张革今年25岁,是在省队踢守门员的,有 着将近190的身高,而且技术也不错,本来很有希望进国家队的。可惜他搞错 了女人,把省体育局的一个领导的老婆给睡了,事发以后,走动了很多关系,才 算拉倒,被下放到了B市做青少年足球队的教练。

今天下午本来准备见迟重石他妈的,可是董小豪她妈突然来了。虽然张革早 已品尝过这个小少妇了,但送到嘴边的肉,狼又怎么会不吃呢。反正他对迟重石 的娘也不抱太大的希望。因为作为一个14岁孩子的娘来说,就算21岁结婚, 现在也至少35岁了。这一段时间,这些孩子的家长,他基本都见过了,对于2 5岁的张革来说,这些个老女人,除了董小豪他妈外,没一个看得上眼的。大多 都是看钱多少,再办事。因此,他找来迟重石,告诉他,如果他妈来了。就在操(淫色淫色4567q.c0M) 场的秋千那等着。因为那里正好对着他办公室的窗户,等他搞完了,就看看迟重 石他妈姿色如何,如果依然是不入眼的黄脸婆,那也不用见了,直接让那小子告 诉他妈,没10万块免谈。偏偏迟重石那小子不懂事,打扰了他的好事,还把他 吓了个半死,后来一生气,就忘了那些,直接让领来了。

咚!咚!办公室的门响了两声。张革叹了口气,心道:「他妈的也没来得及 看长的什么德行。哎!他妈的黄脸婆要是让我倒了胃口。多少钱也别想办事儿。」

张革等敲门声又响了两声,才傲慢的道:「进来吧。」门开了,卢海燕走了 进来,略站了一下,见张革坐那呆呆的不说话。只好关上门,坐到了办公桌对面 的沙发上,笑道:「张教练你好,我是迟重石他妈。」这时张革才回过神来,他 方才完全被卢海燕的美貌惊呆了。感觉自己就像《红楼梦》里那个呆霸王薛蟠第 一次见到林黛玉那样,要酥倒在座位里。

「你……你真是迟重石的母亲?」张革感觉自己说话已经有点不利索了。

卢海燕一愣,旋即明白了张革的意思。心道:「他一定是看我太年轻,不应 该有那么大的儿子;或者说他以前见过迟重石的亲妈,所以才这样问。」「噢!

我是迟重石的继母,他爸老迟托我来拜会教练,感谢教练对我家小石的栽培。 「

卢海燕边说,边把一摞钞票取出,放在了沙发对面的茶几上。卢海燕觉得和 这种粗人没什么好谈的,既然他之前已经收了董小豪家长的钱,不如直接开门见 山的好。如果他嫌钱少,大不了自己背着老迟再多给个七万、八万的。怎么着也 得把孩子这事办成了,不能第一次为孩子办事,就让孩子失望。

张革看着对面的女人,这个女人可以说是他打娘胎里出来,见过的活生生的 女人中最性感,最美丽的。那种美丽,还有那种气质,简直无法言表,已经超出 了他的想象。张革望着这个女人,感觉她犹如一团烈火一般吸引着自己,让自己 有一种死也要扑进烈火里的冲动。

张革见卢海燕这么直截了当的贿赂自己,想了一想,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脆的答道:「迟重石 的事,对我来说那都不是事儿。只要我一点头,保证没问题。但你拿多少钱,也 没用。我张革不稀罕钱那玩意。我告诉你我想要什么,你自己决定吧」

第四节团聚完

写在最后:在这里和大家卖个关子,大家猜猜看卢海燕会不会为了孩子,同 意张教练的要求。希望大家踊跃讨论,以后的发展也许会受到各位的影响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