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尽情採花尤物间1

尽情採花尤物间1

添加:2017-09-21来源:怡红院论坛人气:加载中

盡情採花尤物間

字数:3856
2014/04/06發表於:龍壇書網
2014/02/07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一、金髮尤物

  酒吧,燈光昏暗,紅色和酒催動著情慾的氣氛。

  她向我走過來,金色的捲髮,高聳的胸部裹在高高開叉的紅色緊身連身長裙裡,嘴唇有著誘人的形狀。年輕卻又充滿成熟的誘惑,是典型的床上尤物,沒有男人看到這幅場景下面會不硬到極點。

  雖是萍水相逢,可我就像面對很熟悉的女人一樣,把一杯酒遞給她,她端起酒杯仰起頭,酒沾在她的嘴唇上,閃出的光澤更讓人想入非非。

  她湊近我的耳邊說:「我叫凱薩琳。想和我上床嗎?」我對她說:「沒有男人不想和你上床。」她進一步大膽地把手放在我的兩腿間,在我的耳邊更加輕的問我:「那你,準備好了嗎?」那聲音雖輕,卻是我此生聽過的最為風情萬種。
  「當然。」我對她一笑:「你這樣的尤物,不要說我,哪怕是個太監都會一直硬到天亮。」她滿足的舔了下手指,我被她誘惑得更硬了。不可思議的迅速,我和她到了房間裡。

  進到房裡,我和她就馬上滾到了床上,她讓我躺下,一雙誘惑的大腿騎在我的腿上,在我面前一件件的脫掉衣服,她那驚人完美的曲線隨著衣服掉落呈現在我眼前,那種無法形容的苗條且豐滿的胴體,讓我巨大的肉棒更加如鋼似鐵一般的挺立著,一跳一跳的摩擦她很翹的臀部。

  她大膽的對著我的面前坐下,手指在她兩腿間毛髮稀疏的花園輕輕撩撥,一絲絲透明的愛液逐漸滲透出來。我張開嘴巴用舌頭開始舔她,她發出一聲聲悠轉纏綿的浪叫聲,聲聲入耳。

  凱薩琳在我的調情下很快就忍不住大聲呻吟,呼吸聲越來越重。我堅硬巨大的肉棒也再也按捺不住,我把她放在床上,她用小手握住我巨大的肉棒,輕輕摩擦,另一隻手的手指放進嘴裡輕輕吮吸著。

  我被她誘惑得更加堅硬如鐵,一邊舔著她的傲人巨乳,一邊用我如鐵般的巨大肉棒深深的插入了她的身體,在她窄小的甬道內來回磨擦。凱薩琳被我劇烈地抽插,一陣陣強烈的快感讓她竄上一陣痙攣,不停地洩出蜜液來,火熱的激流沖刷著我鐵棒的尖端。她的兩腿大大張開,盤在我的腰上,面色潮紅,呼吸越來越急速,喉嚨深處不斷發出無法克制的快樂呻吟。這場面如同夢幻一般,香豔刺激到無以言喻。

  而我的鐵棒,並未因她那刺激誘人的反應而把持不住,而是越戰越勇。也許是因為喝了酒的緣故,它似乎不是太有感覺,這讓我怕因為面對的是這樣的極品尤物而早早繳槍的微小擔心蕩然無存,毫無顧忌地用這久戰不洩的鐵棒在她濕淋淋的小穴內又鑽又刺,又插又磨。巨大的鐵棒高速的在她的甬道裡面滑行著,尖端因為猛烈的進出,不斷地刮弄著她甬道的皺折,從小穴內帶出許多蜜液出來。
  「嗯……嗯啊……哦哦……好爽啊……嗚呼……耶……我……嗯啊……舒服啊……」金髮尤物不斷地發出一波又一波淫浪的叫聲挑逗著我,我更加用力地攪搗著她小穴內的蜜液,絲毫沒有給她喘息的機會。「嗯……嗯……啊……哦……哦……來了……」她忘情地擺動著自己的臀部,在我身下劇烈的高潮了,洩出一陣高潮的蜜液來。

  我並沒有讓高潮後的她喘息,她也完全沒有停下的意思,搖晃的用雙手撐在床上,抬起屁股。我趴在她的背後,雙手向前擠壓著她的一對嫩乳,巨大的鐵棒從她粉臀的裂縫中穿過去,由下往上頂進她濕滑的小穴內。幾番狂抽猛插,她又被我的巨棒弄得欲仙欲死,高潮迭起。我雙手托起她的纖腰,用力把自己的硬挺頂到她小穴的最深處,猛力抽插,又是一股股熱流從她的小穴裡激烈地湧出……
  就這樣,我堅挺持久的巨棒不知道在她身上馳騁了多久,她不斷地高潮、浪叫,愛液順著她白嫩誘人的大腿往下流,被她絕美的身體誘惑的我唯有更加瘋狂地抽插,她緊實的皮膚和身體卻也像是有著無盡的精力,大腿貪婪地夾著我那異常勇猛持久不洩的巨棒。

  直到我終於筋疲力盡的躺倒在床上,她伏在我身上,柔情萬種的問我:「喜歡上我嗎?」我說:「喜歡,你是我遇到過的最極品的尤物。」

  她「咯咯」的笑了起來,細長的手指抓握著我的巨棒:「做了這麼久,它還是這麼硬啊,你真色。」

  我吻她的脖子:「你愛它嗎?我的巨棒。」

  她忽然輕輕直起身子,詭秘的一笑:「你們男人,就知道肉棒肉棒。」
  我對她的撩撥頗懂風情的笑了笑,說:「是啊,肉棒就是男人的一切啊!」我看著她雪白的巨乳,色色的說:「其實,你們女人才叫它肉棒,我自己則叫它『大~~雞~~巴~~』。」

  「嘿嘿,大雞巴,大雞巴就是一切啊!」她「咯咯」的笑道:「你們男人真是的,一根肉具而已,沒雞巴就不行啊?」

  看她明知故問,我也笑了:「沒大雞巴當然不行啊,別說我們男人不肯,你們女人也不答應啊!還是全靠這根大雞巴滿足你們。」

  凱薩琳把頭埋在我胸前,用了兩根手指比作剪刀的樣子夾住我的大雞巴,用誘惑又有些詭異的聲音說:「是啊,滿足我們女人。要是滿足得不好,它就危險了。」她的兩根手指猛地又加重了一下力道:「要是滿足得太好……」她調皮的眨眨眼睛:「它也危險吶!」

  雖然稍微有點介意她最後的話,但整整做了一夜,體力盡透的我還是控制不住的合上了眼睛。


                二、妹妹

  筋疲力盡後沉沉的睡眠逐漸甦醒,朦朧間漸漸有了意識,可是視線還有點模糊,隱約的感覺懷中是一個柔軟的身體。再感覺,軟軟的胸部,裸體的女孩,男人早上醒來時本就一柱擎天,我不由得性慾又高漲了起來。

  我的雙手在女孩的肌膚上遊走,本能的熟練地挑逗著她。女孩也漸漸有了反應,呼吸開始短促了起來。我把手放肆地伸入她兩腿間,發現她下半身也是赤裸的,苗條的剛剛發育的大腿已經變得濕濕的,那是被我挑逗流出來的愛液,這讓我愈發不可遏制的衝動。

  我急不可待地分開她帶著少女芬芳柔嫩的雙腿,赤裸的下身對著她一絲不掛的腿間花園用力地頂了下去,然後開始劇烈地擺動腰部,用男人的終極武器進攻她私密的少女花心。

  「哥哥……」這劇烈的動作讓少女完全醒了過來,她抱緊我說:「哥哥,不要……哥哥。」

  這時我才完全清醒過來,是我的親生妹妹,小我四歲的舞。這時我才意識到和我一起長大的小小的她,現在已經開始唸高中,是一個已然發育的少女。這柔軟的青澀的觸感,對於一直把她當作小丫頭的我來說,是第一次的驚訝和無法言喻的複雜心理。

  『我正在對自己的妹妹……做這種事情……』當我意識到這一點,我慌了起來。可巨大的性慾馬上壓倒了我的理想和不安,我已經在她身上,我已經在她的身體裡抽插。男人在這種時候,不射出來怎麼可能停下?何況,作為妹妹的她,這樣赤身裸體的和哥哥睡在一起,本來就是在誘惑哥哥啊!

  妹妹雖然嘴上說著不要,可並沒有過份抗拒,反倒是隨著我的衝擊擺動著自己柔嫩的臀部,喉嚨裡發出輕輕的舒服的呻吟聲。

  妹妹的回應更加刺激著我的慾望,我更加狂熱地頂著妹妹的下體,妹妹的雙腿已經不自覺的纏繞在我的腰上。我忘情地呻吟著:「妹妹,給我,給我……我什麼都顧不得了,我們做愛。」

  妹妹被我挑動得越來越激動,臉色緋紅,身體不自覺的搖擺著,下身主動湊近我搖晃著。可聽到我這句話,她忽然像是冷卻了下來,歎了口氣:「妹妹也想和哥哥做,可是做不了啊!」

  「怎麼會做不了?」我猛烈地頂著她:「看你都流出了那麼多水,被我的大雞巴插的。」

  正當我這麼說的時候,我忽然感覺有點不對,我伸手往下去摸——大雞巴!我的大雞巴呢?

  「我的大雞巴沒有了!!」我驚叫了一聲,用手在自己的下身摸索尋找,可前前後後找了個遍,大雞巴還是不見蹤影。最後一絲希望破滅後,我頹然的躺倒在床上。

  妹妹溫柔的伏在我胸口,輕輕歎了口氣:「你忘了嗎,哥哥。」她用小手在我的胸前摩挲,疼惜的安慰我。

  「妹妹我從小就喜歡哥哥,連從開始自慰時想的都是哥哥,可我們是兄妹,無論如何都是不能做那種事情。哥哥也一直不知道妹妹的心思吧,一直只把我當妹妹吧?」妹妹眼睛有點濕:「哥哥的女人緣是很好,可我做妹妹的又能怎樣,連嫉妒的資格都沒有。」

  「可是,其實妹妹一直在想,什麼都不管了,和哥哥在一起,和哥哥做愛,妹妹喜歡的只有哥哥。可是,這個決心又很難下得了。」妹妹輕聲呢喃著。
  「但哥哥你也太過份了,怎麼會……」說著,妹妹忽然哭了起來:「找什麼女人不好,偏偏找了她,那個老男人的情婦,那騷狐狸有什麼好的。」妹妹把自己赤裸的身體覆蓋在我身上:「明明是妹妹比較好對不對?」她噘起小嘴,可一下子眼淚又掉了下來

  「你和那女人的事情被發現,你就被……割掉了……雞巴。」說到「雞巴」兩字,妹妹的嘴角小小的抽動了一下,臉上泛起了害羞的表情。

  「妹妹好心疼哥哥。」妹妹大哭了起來:「可是,從那天起,妹妹就搬來和哥哥一起睡了。反正哥哥沒雞巴,我們怎麼都亂倫不了,那睡在一起還有什麼關係?」妹妹抽泣著笑了起來:「雖然沒法做愛,但妹妹還是和哥哥睡了,妹妹已經很滿足了。」

  聽著妹妹的話,那些記憶都逐漸甦醒了,黑色的長髮女人,氣急敗壞的老男人,手術室執刀的笑得一臉無邪的小護士,被手術刀切掉自己那根巨大的雞巴時的絕望。還有那老男人的那句惡狠狠的話:「讓你以後再玩女人!」

  我再也玩不了女人了……我痛苦地抱緊了妹妹,可未發洩的性慾又高漲了起來,我忘情地本能的用下身頂著妹妹的下身,妹妹的雙腿大張著,那稚嫩的粉紅的小穴誘人發狂,汩汩滔滔的淫水從裡面流出來,順著妹妹嬌嫩的大腿往下滴。有這樣完美的女人在我身下,可我再怎麼用力地頂也無法進入她的小穴裡。
  妹妹緊緊抱著我,用雙腿用力夾著我的腰,快樂欣慰和遺憾痛惜的表情混合在她臉上。妹妹真的是我的天使,我才發現我如此的深深愛著她,我好想和她做愛,滿足她,與她合為一體。可是我沒雞巴!我永遠失去了和妹妹做愛的能力。妹妹在我面前脫得光光的,張開大腿,流著愛液,求著我幹她。可我……沒法幹她……永遠也沒法幹她!!

  沒有雞巴可硬,沒有精液可射,我的眼淚痛苦的流了下來。妹妹緊緊地抱著我,柔嫩的小臉貼在我的胸前,無比憐惜的說:「哥哥不哭,哥哥不難過,無論怎樣妹妹都會陪著哥哥,無論怎樣妹妹都愛哥哥。」

  兄妹抱頭一起流著眼淚,直到一起睡著。

  「我想和妹妹做愛……好想和妹妹做愛……」朦朧中,我下意識的喃喃地說著。

                (待續)